能让防灾手艺强的东瀛身亡上百人,洪灾肆虐

2019-12-15 10:41 来源:未知

图片 1

  日本西部地区连降特大暴雨,引发30年多来最严重水灾。

——武警福建森林总队抗洪救灾纪实

  中国绿色时报6月29日报道  从6月13日开始,福建省中西部地区连降暴雨,江河暴涨,房屋被淹,山体滑坡,交通中断……130年一遇的特大洪水灾害和次生灾害接连发生。百姓告急!政府告急!灾情就是命令。福建森林总队1500余名官兵火速奔赴抗洪救灾第一线,在洪水与泥石流中征战。总队长吴启庆、政委刘云等总队常委亲临一线指挥协调救援行动。这是福建森林总队组建两年来最大的一次救灾行动。
  紧急排险  决战鹰厦
  “鹰厦线外洋段山体滑坡,K198次列车受阻!”“鹰厦线沙县段山体滑坡,K392次列车受阻!”……灾情通报和救灾命令接连不断。
  6月14日11时25分,南平森林支队值班室电话骤然响起。南平市防汛指挥部通报:鹰厦铁路南平段外洋站两处山体滑坡,掩埋了100多米长铁轨,10多趟列车将急驰而来,命支队迅即出动兵力紧急排险。
  180多名官兵顾不上吃饭,在支队长杨福义、政委闫俊杰的带领下,急速赶往受灾区域。暴雨如注,山洪暴发,路面积水已有一米多深。行驶在最前面的指挥车遇水抛锚,官兵们只好涉水6公里赶到外洋站。此时,铁轨已被烂泥、乱石、杂草、碎木盖得严严实实。官兵们二话没说跳入淤泥中,用锹铲,用手扒,开始清除杂物。现场指挥的支队长杨福义一不小心陷入1米多深的淤泥中,3个战士费了好大劲才将他拉出来。经过4个多小时的激战,排险任务终于结束。饥寒交迫的官兵来不及返回营地休整,又继续奔赴距外洋站2.5公里的大修基地塌方处进行救援。
  15时30分,鹰厦铁路外洋至沙县路段多处山体滑坡,接到救援命令的三明森林支队220名官兵在支队长周俊明、政委许长有带领下火速出击,摩托化行军140公里后沿铁路线又徒步急行军13公里到达救灾点。官兵们冒着倾盆大雨,迅速投入战斗,用铁锹铲、箩筐运、绳索拉,工具不足就用手扒。班长陈志鹏被石头砸掉了3块指甲盖,新兵唐泽的鞋子掉在了淤泥里,脚被划出4厘米长的口子,仍然坚守救灾一线。在沙县龙江火车站塌方地段,浑浊的泥浆夹杂着树木、山石不断奔涌而下,救援官兵面临着生死考验。历经8小时奋战,官兵们先后排除6处险情,以最快时间确保了鹰厦铁路的安全畅通。
  救助群众  迎战洪魔
  “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救出这些孩子!”南平市副市长兰斯文斩钉截铁地说。18日下午,从建溪汇入闽江头的河道被堵导致洪水回灌,安峰街道水深近2米,附近最大的创丰幼儿园129名儿童和20名教师被困水中。园后的山体也出现了大面积滑坡迹象,情形万分危急。此时,肆虐的洪水已经洗劫了南纺仓库,1000多个400公斤重的短纤包、绒布包被冲走,浸水后重达1000多公斤的布包在街面上横冲直撞,稍有不慎就会艇毁人亡。支队长杨福义和副支队长汤海保谨慎应对,决定先把绳索固定在沿街树上,避开上千公斤的布包,涉水进入幼儿园。园长林美珍看到官兵冒着生命危险进入幼儿园,流着泪对孩子们说:“孩子们,别怕,森林武警的叔叔救咱们来了。”官兵们3人一组、5人一班,迅速将146人转移到附近地势较高的南纺电影院。刚转移完,幼儿园后的山体出现大面积滑坡,1000多立方米的黄色泥浆撕裂围墙,埋没园区一米多深。南平市教育局局长激动地握着杨福义的手说:“太感谢你们了。”
  18日13时30分,南平市延平区水东街道红星村立墩自然村发生山体垮塌,泥石流瞬间吞没了整个村子,一场生死大营救迅即展开。在距事发现场1.5公里处,走在搜救队伍最前面的大队长刘朝辉突然发现有山体滑坡险情,大吼一声“快跑”,指挥官兵紧急避险,而自己却被汹涌而下的泥石流埋没。被官兵们奋力救出后,脸色黑紫、浑身伤痕的他又带领部队义无反顾地向事发地点开进。
  17时35分,三明市高砂镇高砂村村部后山的一处非地质灾害点隐患突发山体滑坡,10多万立方米的山体倾泻而下,将依山而建的6座房屋19位村民掩埋。三明支队政委许长友、参谋长李东兴带领150名官兵携带抢险器材,火速赶到现场救援。天色渐渐变暗,山体滑坡的泥浆还在不断往下奔涌。救援官兵不仅要防止二次塌方,还要防止救援工具误伤被埋村民。官兵们只得用手抓刨。三明大队“90后”战士王传喜在家时爸爸杀只鸡都会躲得远远的,可这次救灾行动,他却第一个冲进民房废墟中展开搜救。他与战友们一道共挖出7名幸存者和12具遇难群众遗体。
  抢运财物  攻坚克险
  6月15日晚,三明市区沙溪河水位超过警戒线3.4米,肆虐的洪水已倒灌城区。位于沙溪河边的三明市博物馆内珍藏的诸多珍贵文物随时面临灭顶之灾。21时15分,接到市防汛抗旱指挥部的救援命令后,三明支队迅速抽调50名精兵强将携带救生器具等,火速赶往现场。
  “一分队在博物馆前侧堆砌沙袋阻止洪水倒灌,二分队转移文物到安全地带!”带队的副支队长黄仁德命令一下,救援工作随之有序展开。有的文物放置在柜内,有的文物张贴在墙上,携、运十分不便,为防止文物损坏,官兵们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按照规定的装携程序,轻拿轻放字画、木雕版印刷、陶戏俑等文物。博物馆馆长刘晓迎万分焦急:“雨太大了,如果2小时之内不能安全转移的话,这些珍藏了几百年的文物就全完了!”官兵们纷纷脱下雨衣,小心翼翼地将文物一件件包裹好,伺机将其转移到安全地带。经过半个小时的抢运,陈列在展柜里的650件文物全部安全转移。
  同一时间,革命老区龙岩市新罗区岩山镇楼墩村、上杭县旧县镇梅西村等发生洪涝灾害,部分房屋坍塌,数百名群众等待救援。龙岩森林支队120名官兵连续战斗6个小时,将被困群众安全转移,抢运物资600多件(台),排除路障11处。17日上午,龙岩市新罗区雁石镇几家大型养猪场被洪水浸泡,龙岩支队50名官兵经过5小时紧急救援,抢救生猪800余头,清理死猪200多头。
  此次救灾行动,福建森林总队官兵舍生忘死,冲锋在前,先后抢救遇险群众301人,安全转移受灾群众3000多人,清理塌方土石、淤泥2500立方米,搬运物资5000件(台),抢运国家储备粮2000多吨。

日本救援人员继续搜救幸存者(图源:新华社)

  据日本媒体报道,截至10日上午,已有至少130人丧生,将近60人失联。随着搜救行动持续,灾情可能进一步扩大。

  海外网7月10日电 日本的暴雨灾情一度受到世界的广泛关注。截至目前,灾情造成的死亡人数已上升至141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加之暴雨引发的特大洪水和山体滑坡,寻找到幸存者的希望越来越渺茫。当地时间10日上午,日本救援人员全面展开挨家挨户的搜救行动,同时间赛跑,抓住生还的可能。

  在人们印象当中,日本地震、火山喷发等自然灾害频发,防灾预警机制相对健全,民众防灾意识较高。这次暴雨为何造成这么多人遇难?

  救援工作将持续开展

图片 2

  据泰国《民族报》报道,虽然目前暴雨已停,洪水泛滥却几乎吞噬了日本的整个西部地区。在仓敷市,洪水咆哮过的痕迹随处可见,当地居民不得不在屋顶上等待救援。10日上午,日本救援队开始了挨家挨户搜救,希望能够找到更多的幸存者。

这是7月7日在日本广岛吴市拍摄的被泥石流摧毁的房屋。新华社/美联

  当地冈山县政府的以为官员在接受法新社的采访时告诉记者:“这就是所谓的电网运营,我们要搜寻每一间屋子,看是否还有被困在屋里的幸存者。”他说,“我们是在和时间赛跑,尽最大努力救援。”

  原因一:强降雨 洪水决堤

  据悉,在仓敷市的Mabi区,洪水过境后留下了一块巨大的黄色淤泥区域,汽车经过后会携带起大量的尘土和泥沙。当地群众路过时都会戴着口罩或是用毛巾捂住口鼻以免吸入微粒导致肺部感染。街道上的商店仍然处在关闭状态中,一间理发店的沙发、座椅、以及立式吹风机上都落满了淤泥。

  据报道,这是自1982年长崎县水灾造成299人死亡或失踪以来,日本由降雨引发的最严重灾难。

  老妇谈起灾情不禁落泪

  以日本明仁天皇的年号计,今年是平成三十年。因灾情严重,日本气象厅9日已将这场水灾称为“平成三十年暴雨”

  61岁的日本老妇Fumiko Inokuchi周二上午才把被洪水淹没了一整层的房屋清理干净。上周六她逃离自己的房子,到一间有三层楼的养老院中避难。老妇回忆,“在养老院,我看到我的房子沉入水下却什么事也不能做,我感到非常无助,”她手中还握着从家中拿出来的一张儿子们打棒球的照片,“我在这儿结婚,婚后两年我们建了这座房子,把我们的三个儿子养大成年,这里有我很多的回忆。”老妇眼中充满了泪水。

  灾情如此严重,首先还是因为雨太大。自6月底以来,西日本地区大范围持续暴雨,多地降雨量达历史高位。

  这场暴雨是日本近三十年历史中最严重的一次。截至这周二,已经有至少141人遇难。媒体称目前还有多人失踪,这一数字恐怕会继续上升。灾情引发了全国性的悲痛。昨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取消了四站出访活动。

图片 3

  据报道,日本已经出动大约75000名警察、消防员以及救援部队在日本中西部展开搜救行动。

7月8日,在日本冈山县仓敷市,房屋浸泡在洪水中。新华社/法新

  新的险情将至

  日本气象厅数据显示,仅6月28日至7月8日,多地降雨量已超过往年整个7月的降雨量:高知县马路村鱼梁濑地区降雨量为1852.5毫米,本山町降雨量为1694毫米,爱媛县石鎚山降雨量为965.5毫米。

  政府发言人Yoshihide Suga 警告说未来几天中西部的一些地区温度将达到35摄氏度,民众在户外时要注意防暑,同时继续对山体滑坡等自然灾害保持警惕。此外,政府表示将拨出约2000万美元的储备基金为灾民提供救援。预计首相安倍也将在未来几天访问受灾地区。(海外网 魏雪巍)

  在截至8日的72小时内,多地降雨量刷新纪录:爱媛县西予市宇和町523.5毫米,广岛县吴市465毫米,山口县岩国市444.5毫米。

  据日本广播协会报道,全国大约1300个雨量观测点中,119处观测点72小时降雨量达到有统计以来最高值,123处48小时降雨量达最高值。

  短时间、强降雨,导致河流、水库水位急速上涨,引发灾情。

  在重灾区之一冈山县,仓敷市真备町一条河决堤,洪水冲毁大约三分之一房屋,迫使上千人爬上屋顶求救。仅在真备町,就导致至少28人遇难。

  原因二:地形差 山体滑坡

  此次暴雨引发的地质灾害,也是多人遇难、失踪的肇因。

图片 4

7月9日,在日本广岛,救援人员在被损毁的房屋废墟上搜救。新华社/路透

  日本国土大约三分之二是山地。前国土交通省官员、日本砂防滑坡技术中心专务理事大野宏之说,日本地质构造“脆弱”,容易发生山体滑坡和泥石流。而日本民宅经常依势建在斜坡上或山下易遭水淹的小块平地上,一些房屋处于滑坡或山洪的潜在受灾区。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从事日本研究的陈哲博士告诉新华社记者,几十年不遇的暴雨引发山体滑坡,泥石大量倾泻,居民躲避不及。即便躲在家里,如果房屋位置不利,仍可能遭掩埋。

  在另一处重灾区广岛县,特大暴雨在熊野町、广岛市安芸区等地引发大规模山体滑坡,导致数十人死亡或失联。

  另外,日本许多民宅是木制房屋,虽然利于抗震,但抵抗洪水、山体滑坡能力较差。据日本消防厅不完全统计,截至10日上午,347座民宅被完全或部分摧毁,9868座民宅被水淹。

  原因三:预警弱 “避难通知”没放心上

  政府预警不力,民众对水灾防范意识不强,也是这次灾情严重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图片 5

7月9日,在日本冈山县仓敷市,居民在避难所休息。新华社/法新

  一方面,重防震、轻防雨,日本民众对水灾等类型灾害的防范意识不足。

  在陈哲看来,虽然日本学校防灾教育贯穿整个教育阶段,但防灾演练主要以防地震、防火灾为主,而在应对水灾、泥石流等方面有所欠缺。暴雨来临时,民众个人防灾意识不及地震发生时,可谓百密一疏。

  日本灾害心理学家广濑弘忠告诉法新社记者,人类在灾害面前可能出现一种“正常化偏见”心理,一味认为自己会平安无事,轻视危险和威胁。而一旦遇到灾害,往往来不及逃跑。

  “人类这种天性使他们不能在遭遇滑坡、洪水时迅速反应,因为这些灾害总是发生得太突然。”广濑说。

图片 6

  另一方面,日本政府对此类自然灾害的预警机制也存在一定问题。

  共同社9日报道,日本各级政府合计向大约600万居民发出“避难通知”。但是,由于避难通知不具强制性,不少人没有放在心上。

  广濑认为,日本政府灾害预警机制也存在一定问题。在日本,由作为中央部门的日本气象厅负责发布大雨特别警报等防灾气象信息,地方政府负责发布避难信息,而且,地方政府可能也欠缺应对此类灾害的足够经验。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9日说,政府将考虑修改灾害和避难警报的发布方法。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澳门萄京娱乐场官网发布于国际热点,转载请注明出处:能让防灾手艺强的东瀛身亡上百人,洪灾肆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