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mp是中国和美利哥防止终极对抗的最大稳固器,

2019-10-03 10:30 来源:未知

右翼势力绑架美国有人说,白宫内鬼"绑架"了特朗普。这并非无的放矢,或者更准确一点地说,应是右翼鹰派势力"绑架"了美国,尤其是对华政策方面。作为商人出身的总统,特朗普往往偏重实际利益,无论是发动对华贸易战,或者是向盟国敲竹槓收保护费,都是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而右翼政客显然不同,他们更注重意识形态,往往将政治凌驾一切,表现得比特朗普更强硬、更激进、更不可理喻。以中美贸易战来说,每当气氛有所缓和的时候,这些右翼政客便会出来煽风点火,务必使缓和的气氛再度紧绷,就算中方一再作出让步,他们依然咄咄逼人,可见他们根本不希望贸易战停火,更不希望中美关系改善。当中以副总统彭斯、白宫贸易代表莱蒂泽、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等人的态度最强硬,他们与国会右翼议员以及军方鹰派人士互相配合,推行极端反华政策,极尽挑衅之能事,有时候连白宫主人也身不由己,只能顺水推舟。正如外媒指出,美国朝野普遍认为应限制总统在贸易谈判上的权力,因为他们担心特朗普满足于北京的简单承诺而作出冲动决定。也就是说,美国人普遍支持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态度。在这种情况下,中美关系不可能明显改善,即使贸易谈判达成协议,也不表示雨过天青,即使特朗普有意鸣金收兵,右翼政客也会继续兴风作浪。毕竟,遏制中国不仅是美国基本国策,而且是美国朝野共识,谁当总统都一样。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尽管中国一直强调走和平发展的道路,不会寻求世界霸权,不会取代美国,但美国人根本不放心,他们为了永远独霸世界,必然会全力阻止中国崛起。所以,中美博弈注定是长期的、复杂的,中方必须有清醒的认识,不要老是以"不冲突、不对抗"来麻醉自己。说到底,核心利益之争从来都是你死我活,没有妥协和退让空间。(陈竞立 评论员)

新澳门萄京娱乐场官网,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12月1日在阿根廷G20峰会结束当晚举行闭门晚宴。晚宴时间超出预期,持续了150多分钟。晚宴结束后,特朗普前往机场回国。双方并没有迅速公布彼此的晚宴会谈成果。 特朗普12月1日强调了自己和习近平的特殊友谊 对于双方工作晚宴的成果,白宫方面和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的口吻基本一致,较为积极。白宫对外强调,双方晚宴谈得“非常好”。中方对外强调,双方达成了共识。中国媒体最先公布消息,美国已决定取消在2019年1月1日对华商品加征关税的计划。 据了解,此次工作晚宴时间延长,主要是特朗普方面所求结果。特朗普被迫取消了12月1日上午原计划同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2个小时左右的会晤,并在当天下午出于对“老布什逝世”因素的考虑,以示尊重,取消了在G20峰会结束后召开记者会的计划。这样的话,特朗普就将全部精力和时间放在了当晚的习特会。 特朗普让所有对华鹰派和鸽派出席晚宴,也体现了他同中国的和解姿态。当然,在晚宴之前,特朗普政府也在通过自己的方式向中方施压,比如要求加快改革世贸组织(WTO),以及在G20峰会声明中删除有关“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的措辞。 此次中美贸易休战符合外界预期。中美接下来将展开高级别幕僚对话。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有望在12月访美谈判。 此次习特会工作晚宴是中美贸易战开始以来,特朗普和习近平首次正面讨论双边关系以及地区和全球局势。可以说,经过近半年的贸易冲突后,双方都想毕其功于一役,寄望这次习特会能够让两国关系峰回路转。中美双方经济及贸易团队谈判的重启,包括中国政府的书面答复,以及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的强硬施压和白宫鹰派幕僚的舆论公关,都是为了这一天的到来。真的如特朗普所说,这场贸易摩擦,只有他和习近平能够解决。  经历了半年的低谷后,中美双边关系并没有恶化到令人无法接受的地步,毕竟它仅仅局限于经贸领域。但囿于双方国内经济因素和全球经济增长的重担,现在是时候对中美近来急速下滑的关系踩刹车、回拉的时候了。所以,这次习特会可以让中美避免陷入终极对抗。 12月1日的习特会工作晚宴最终双方各有7位幕僚出席 从美方因素来看,中美关系出现转圜和特朗普(Donald Trump)本人的因素是分不开的。特朗普就是避免中美关系发生大的震荡的稳定器,原因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特朗普是所有美国总统里最超脱党派差异及意识形态束缚的总统。 通过这次中期选举以及共和党税改的通过,特朗普完成了在共和党内部权威的构建。共和党扩大了在参议院的多数党优势。但特朗普始终是“第三党”,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共和党总统。虽然国会两党对中国的强硬姿态空前一致,但这并不代表特朗普政府的态度。特朗普会在不同节点、按照不同的节奏和需要,择机满足两党政治势力,但绝对不会被这些势力所左右。 比如,在特朗普遭受内部执政危机的时候,特朗普往往会利用国会的怨气,将矛头对准中国,以此达到转移视线、缓解内部执政压力的目的。有时甚至不惜转嫁危机给中国。 第二,非常讲究内部话语权平衡,注重权益的分配,懂得专业化管理幕僚。 特朗普没有执政经验,选人用人都是一些有过从政经验的人。但就这样一位政治素人,首先要做到被幕僚左右。但从内鬼事件以及人事调整可以看出,特朗普懂得把控温和派和鹰派之间的斗争。白宫人人都在竭力向特朗普展现忠诚。 这种务实手法在贸易战中也有体现。执政第一年,为了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认识并成为好朋友,特朗普重用了库什纳(Jared Kushner)为代表的温和派。之后,出于内部政治需要,以及为了和中国打贸易战,特朗普又重用鹰派,寻求自己所在党派选举利益和自己执政利益的最大化。 对于不同的鹰派幕僚,特朗普也存在差别对待。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一份有关中美谈判清单被特朗普否决后,对华立场也逐渐转向强硬,迎合特朗普口味。弃用罗斯之后,特朗普便开始重用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当然,为了访华,特朗普又不得不让纳瓦罗回避。此次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期间的习特会晚宴,纳瓦罗也不列席。另外,主张对话的财长努钦也(Steven Mnuchin)偶尔也会遭到特朗普的批评。 这种管理策略意味着没有哪位幕僚能够长期左右特朗普个人的外交决策。可以说,无论多么鹰派或强硬的幕僚,都无法确保能够真诚说服特朗普。特朗普随时都有可能重新启用温和派。当然,这都是策略性的。 第三,特朗普性格决定了他不会长时间和中国打架,也不会长时间跟中国友好。 特朗普善变和务实的性格,使得他的外交决策更多体现实用主义。从他只关注中美双边关系中的“经贸”问题可以看出,他非常注重同中国的经济利益。而贸易战只是他向中国“找茬”,向中国讨价要价、做生意的手段,而不是最终目的。 中期选举过后,特朗普需要有成果,来安慰选民或巩固票仓。这是因为美国政治制度决定了总统必须给出选民和国会能够看得到、摸得着的成绩。这也是为什么特朗普在中选前一周便敲定和习近平会晤的计划的原因。他急需和中国达成协议,回应选民。 但是,对于特朗普来说,如果说今年贸易战是为了让他做得“稳”,有惊无险度过中选,那么下次中美矛盾爆发,很有可能是为了“连任”。 中期选举丢掉众议院后,众议院民主党人很有可能启动弹劾。特朗普大有面对弹劾动议的可能。无论弹劾成功与否,加上通俄门调查等争议,特朗普面子肯定过不去,而且会加大白宫内耗。在这种形势下,特朗普要么平息同中国等国的外部争端并取得成效,以此应战国会,要么继续夸大中国等外部危机,以此转移国内的关注视线。 所以,特朗普对华外交的策略性和灵活性,以及他内政层面的不确定性,导致他随时都有可能和中国修好或交恶。 无论中美能否借此次习特会解决贸易争端,达成何种协议,中美结构性矛盾都无法改变。这也注定了中美关系的起起伏伏。即便贸易关系缓和,新的问题又会出现,比如和南海争端、黑客袭击、对台军售甚至新疆有关的问题。 这是一个循环,和中美各自的政治周期也有关系。当然,在中美关系进入矛盾多发期时,有特朗普这样的总统,也是中美关系避免陷入终极对抗的有利阀门。

通过向美国购买军备并非台湾体现自己价值的应有方式(图源:中央社) 美国国防部国防安全合作局4月15日宣布,美国国务院已经批准了一批价值5亿美元的对台军售案。新的军售案并没有触碰中国大陆设置的政治及军事红线,不包括向台湾出售新的武器,而是只对台湾军方在美国的F-16战机飞行员提供培训计划和后勤支援。这也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来的第三次对台军售案。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8年任期内四次宣布对台军售,总价值200亿美元左右。其中2015年18.31亿美元的军售案直到特朗普时期才得到交付。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三年每年都会宣布对台军售,金额分别是14.2亿、3.3亿和5亿美元。 有分析认为,三年三次对台军售,不再进行大金额打包的方式对台军售,算是一种对台军售模式的改革。这体现了特朗普的生意人思维,能卖多少就卖多少。有的时候宣布的军售案不一定能够兑现,即便兑现,有些可能也要花费好多年。等到真正交付的时候,又到了系统和武器更新换代的时刻。这是令台湾最为尴尬的。当然,赚钱的一方永远是美国。 特朗普政府此次宣布军售通过的时间适逢美国在台协会(AIT)纪念美国《与台湾关系法》(TRA)立法40周年。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台湾蔡英文政府和美国一直就此进行沟通。尤其当有关美国搁置对台军售案的消息传出后,美国这一姿态某种程度上也缓解了台湾的忧虑。 准确说,之前美国媒体所说的搁置,只是推后,择期宣布,项目主要是涉及一些武器或附属设施。但无论如何,“推后”这一行为本身就是一种让步,或者说特朗普不在贸易问题上打台湾牌。同样,现在特朗普在中美即将达成贸易协议的最后时机,宣布这5亿美元的军售案,也不是一种打台湾牌的行为。 换句话说,这次对台军售案和中美贸易谈判无关,不存在在贸易问题上借台湾施压北京的意图。 虽然第一任期还剩下1年多的时间,特朗普至少在台湾问题上表现了一定程度的克制,这可能和他忙于贸易谈判有关,期间也没有借台湾问题过多地施压北京。反倒是台湾一直战战兢兢,生怕成为中美贸易协议的交易品。在贸易战期间,特朗普始终没有放弃利用台湾施压北京的选项 特朗普的克制首先表现在他个人,即接受白宫温和派的建议,拒绝和台湾总统蔡英文的直接沟通。其次还表现在应对国会压力方面。国会在特朗普上台后通过了《台湾旅行法》(Taiwan Travel Act),鼓励台美双方高层互访。之前推出的《台湾安全法》虽没有获得通过,但部分内容被纳入了美国国防授权法案。最近,美国国会议员也抛出《台湾保证法》(Taiwan Assurance Act)草案。 但到目前为止,特朗普没有派遣外交官访问台湾,这在政治上不可行。本周,在台湾的游说下,共和党籍的前议长瑞恩(Paul Ryan)访问了台湾,并受到了蔡英文的高调接待。这算是特朗普共和党政府应鹰派要求,给予台湾的某种程度的“照顾”。但瑞恩已经暂别政坛,即便今后参选总统,那也不一定和台湾民进党政府有何特殊联系。 特朗普政府也没有联合所谓的盟邦势力为台湾发声,基本上不存在类似于在华为和人权等事务上联合施压北京的声音。 从特朗普鹰派顾问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最近的采访可以看出,白宫内部也有一些主张对中国强硬的声音。特朗普暂时没有按照白宫内部鹰派势力的建议推进美台关系。不过,随着贸易问题得到缓解或解决,美国国内右翼自然也会找到其他可以施压中国的方法。面临连任选举压力的特朗普,不排除配合国内鹰派诉求,大打台湾牌。但无论如何,台湾已经无法摆脱被美国利用的现实,也无法真正意义上撼动中美关系。美国从来不会为了台湾牺牲自己的利益。美国前几任政府这样想,讲究利益交换与交易的特朗普政府更会这样想。 台湾蔡英文政府也应该认清台湾在美国心目中的地位。美国《与台湾关系法》多年来虽然给中美关系增加了刺激因素,但整体来说并未撼动中美发展大局,也未给台湾带来实际的利益。 即便是美国国会通过、特朗普签字的《台湾旅行法》,白宫执行起来也很难。而且,到了那时候,蔡英文不得不考虑她一直所强调的两岸关系“现状”,以及党内、岛内民意,尤其是党内温和派和强硬派之间的诉求。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澳门萄京娱乐场官网发布于新澳门萄京娱乐场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Trump是中国和美利哥防止终极对抗的最大稳固器,